街头 札记:用 符号 说故事

2020-05-28 浏览量:647

楔子:旅行的一开始,是挪威的印象。踏出的这一步,深深地影响着接下来四年的人生,又也许不只四年...也许是四十年也不一定。我只知道旅行的瘾,已经越来越深了。从挪威的回忆之中,整理出街头摄影之中符号的运用及拿捏,运用得宜,就像是在作文里使用成语一般的让效果加乘。

旅程的一开始,降落在挪威的一个小机场,

那里的人从来没有看过来自台湾的旅客,也许也不知道台湾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知道台湾可以免签入境…

花了好多时间解释,终于来了个资深官员同意放我们入关。

在我的印象中挪威是一个空气中存在着蓝色分子的国家,水,冰与天空,

同样的元素不同的状态互相的加强着彼此的颜色…

这是我的第一站,我知道我已不可能再回头,

冷冽的空气像是加了薄荷,每口都让人更加清醒,

不同于家乡空气的浓浊,我甚至怀疑空气里被参了兴奋剂...

就这样,我中了毒,旅行的毒。

(Rygge, 2011)

May. 12

==================================================

在街头摄影当中,适当的加入路上所见的路标或是涂鸦,

会是加强影像语言一个很不错的方式。

像是在这张照片里,单行道的箭头,搭配着挪威的风景,

象徵的是我踏上旅程后,就像是踏上单行道一般的不会再回头,

同样在下面的照片中,单行道的箭头与影像中女子前进的方向会有更加加强的视觉效果,

这是我相当喜欢运用的手法。

据我所知,有不少的人喜欢拍摄路上所见的文字,

也是期望达到相同的作用,然而我反而会儘量避开这些文字,

其中一个原因是考虑到目标观众的理解能力。

试想,在中文里的『禁止』或是『慢行』两字,

在街头十分常见,在懂得这语言的人眼中,

是多幺具有权威性的一个指令文字,在画面中所代表的意味也就相当明显了。

但若是观者是一个完全不懂中文的人,那在他眼里,

也许这对他来讲只是为影像中的街道增添了一些异国风味。

像是下面左边的影像,若是台湾人,便会对老闆手写的这些文字也许会心一笑;

但是对外国人,他们却是不太能够理解这张照片的重点在哪;

另外一个例子,下面右边的影像,是一段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文字,

然而在不懂英文的人眼中,这不过是被遗弃的一块床垫,上面被写满了英文字。

就让我再多举个例子好了,

街头上的箭头实在是我很喜欢运用的元素,

尤其实在我想要传达一种『两难』的困境时。

如果在街头多花点心思,其实可以很轻易地找到很多让人觉得很两难的场景,

像是:

原本单一的方向指引,在路的尽头却变成了一个分岔的箭头,

指向两个相反的方向,走过来的人有机会投射在观赏者的眼中,

也许就刚好反映出他们生活中正好遇到的抉择困境。

下图也是,

逃生的标誌,告诉你不管往什幺方向走都是正确的,

但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若是在大楼失火的时候遇到这样的逃生标示,

我想我会有点不知道要赌往哪个方向走才是。

讲到这边,其实又会发现,同样一个做法,并没有绝对的对错。

艺术本身就像是一种语言,一种表达方式。

一种表达,可以有许多的解释,

关键在于作者希望传达给观者什幺样的讯息,

又或是作者所设定的观者是怎幺样的一个族群。

这是一个观者的时代,资讯分布使观众数量大增,

作者越来越难以控制观者如何去解译自己的作品,

唯有越来越精準的控制自己所使用的语言,

如此才能够确保自己的意念準确地传达给大部份的观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