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医师原来是在出包中训练成功的

2020-06-28 浏览量:903

外科医师原来是在出包中训练成功的

一名技术精湛、经验丰富的外科医师,至少要花十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具备初级水準。然而在达到这个阶段之前,除了实际临床动刀之外,外科医师的养成几乎都是靠着大量的实验动物而累积,就算保育团体再如何抗议,这些动物的牺牲在以人类为主流的社会价值中仍是必要。只是究竟要养成一名外科医师,须要耗费多少动物的生命?实习医师们会出多大的包?恐怕是外界难以想像的。

志明今年刚从医学院毕业,今天是他在一般外科的第二个月,热血的他满心欢喜的选择了外科,期待在一番扎实的训练之后能够成为像医龙那样厉害的外科医师,今天也早早进了手术室,做完术前準备就兢兢业业地站在手术台上等王医师的到来。

王医师走进了手术室,看学弟把病人準备好了,想说这个学弟挺认真的,「学弟,你先开进肚子好了」。志明闻讯,开心的不得了,手起刀落,迅速的在病人肚子上画下了伤口,并且开始用电烧刀切开腹壁的组织,着手插进这台内视镜手术的第一支套针(Trocar,一种中空的套管,用来作为内视镜的手术通道)。

忽然间,刷手护理师面有难色,招手要王医师儘快上手术台。王医师正穿好刷手衣,赶紧凑近手术台看发生了甚幺事,一看不禁怒火中烧,「X的,学弟,我叫你开进肚子,你给我捅进大肠干嘛!」

以上的故事对白纯属虚构,但实际状况或许相差无几,更离谱的也不在少数;北部某医学中心就曾经发生过,已经脱离实习的菜鸟医师阶段升任主治医师级的外科医生,在开刀房中面对重大器官外伤的患者,一开胸看到伤口后直接昏倒在地的现象,不得已由在旁指导的主任级医师立即接手,这才将病人抢救回来。也因为发生在手术室内,所以外界无从知道,被深度麻醉的病人自然也是无从抱怨。

台南奇美医院教学副院长王志中医师表示,自16世纪外科诞生以来,外科训练就一直是学徒制的方式,在临床现场由资深外科医师手把手(一步一步)的带领资浅医师,学习各种手术技巧。随着经验的增加,资浅医师才能渐进式的被授予权限,执行更为关键的步骤。

虽然这一切渐进式赋权的过程都在手术当中进行,但在未臻熟练的资浅医师手上,事情难免会出现差错。而这项师徒间「手把手」传授的教学方式,在近代电视内视镜手术兴起后,面临了更严峻的挑战。电视内视镜手术(或称微创手术)由于开刀伤口小、出血量少、病人疼痛降低及住院天数短等优点,逐渐成为外科手术的主流。但是微创手术与传统手术有许多不同的地方,外科医师手术中不是直接目视或是直接用手接触病人的器官,而是用两三根细长的工具及摄影镜头经由小洞深入病人身体,藉由电视上的画面来进行外科手术。

奇美医院教学中心主任陈志成医师指出,如此的手术方式,对于外科医师的立体概念与手眼协调能力有更高的要求,需要更长的训练时间与经验,并且由于无法直接触摸器官,很大部分的失去了手上的触觉,也更难以手把手的方式指导资浅医师。虽然资浅医师看了许多的手术,但仍然难以领会执刀医师操作上的感受。

为达成这种执刀者感知的训练,在资浅医师于病人身上进行手术之前,实有必要以实验动物给予资浅医师手术操作的练习。

其实各大医学院、医学中心也都有类似的动物实验手术训练,但大多数机构所採取的都是一年一次的「大拜拜」形式的手术训练工作坊,一次性安排了数十只的实验动物,将所有的资深与资浅医师全部找来,在一日内让各个不同程度的医师轮流让实验动物完成手术训练。此种训练方式虽然有对于节省兽医师以及指导医师人力的好处,但机构必须準备大量的动物用手术设备,造成平日设备的闲置,并且由于训练时间过于紧凑,每位学员能够练习的时间其实非常有限。

奇美医院临床技能中心主任王宪奕医师说,奇美採取的则是「常规化动物实验微创手术训练」,特聘专属兽医师林志展兽医师,每月安排动物实验手术训练,每次训练一位学员,将耗用的设备与资源最小化,并达成学员的训练时间最大化,并合併安排动物实验手术训练后的气切与胸管插管训练课程,以期达到实验动物最大程度的利用,尽力减少不必要的实验动物消耗。

奇美医院兽医师林志展也强调,虽然练习的对象就人类而言是相对低等的动物,但是在各个医学院解剖学科训练时,所有的医学生与老师都会很尊敬的感谢『大体老师』对于医学教育的奉献;也为动物实验课程带来相同的观念,每次上课前皆不厌其烦的帮学员讲解动物实验的伦理概念与法律规定,期待学员们以『大体老师』来面对实验动物,虔诚且认真的进行微创手术学习。每次动物实验手术时,兽医师都会亲自进行动物的麻醉,确保实验动物在不承受痛苦的状况之下进行手术,并在手术之后观察与记录实验动物的术后伤口与生命迹象,最后再以无痛苦的方式让实验动物安息并火化。整个动物实验手术的过程,皆遵照动物实验伦理守则进行,以确保实验动物的权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