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的第零步:公司设立

2020-06-19 浏览量:151

如果你要创业的话,你可能会设想遇到的问题有:资金、团队⋯⋯,

但一定很难想像最烦人的难关会卡在政府那里,

而且居然是卡在「设立公司」这幺基本的节骨眼上。

前几天在 facebook 上 po 了一篇叙述这一切有多荒谬的文章 ,

我设立登记的是「闭锁型股份有限公司」,

创业的第零步:公司设立
photo credit:台湾苹果日报

不管是在股权架构还是从募资上来说,

都看的出来政府想要鼓励创新的决心,

只是如果不是自己亲身去办,

还真的没办法了解踏出这个「创业的第零步」有多困难。

很多人常会抱怨台湾的政府制度跟不上,

但实际上这些困难点主要来自于公务体系的僵化,

这现象如果没有被解决,

就算政府推动再先进的制度也毫无意义,

接着会照着下面的架构来叙述这个「意想不到的难题」。

——为什幺不找会计师办就好

——为什幺设立公司很重要

——闭锁型股份有限公司在这样的流程中没有想像中灵活

——僵化的处理方式

公文的格式真的很重要吗

补正来来回回的问题

前后说法完全不同

不同窗口对于案件状况理解不足

回覆期限

前言

试想如果你有一个觉得很棒的主意,

再加上研究后发现政府有许多鼓励新创产业的政策,

一切都让你迫不急待,

但当你开始办「公司设立登记」时,

你会发现我们的制度,或是代表制度的窗口,并没有想像中这幺鼓励我们,

甚至是排斥我们去做任何事情。

今天要讲的是各种制度上的荒谬,以及申办公司设立登记会遇到的狗屁倒灶,

期待以后要创业的人看完以后知怎样避免这些鸟事;

但更期待当局者能让制度更完善,

毕竟台湾不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地方,

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在这种没有必要的地方让做事情变得更艰难。

看到后来你真的会发现,制度的设计其实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有问题是公务人员裁量的部份。

「为什幺不找会计师办就好?」

最多人听到设立公司这幺麻烦之后会问这句话,

而网路上教学大多也是準备好资料,

然后丢给会计事务所去帮你代办。

我比较想问的是:「为什幺这幺基本的东西要找会计师?」

儘管这笔开销是小钱,

但老实说,除了资本额签证之外,

其他应该都是创业者自己能搞定而且该了解的。

股东会、董事会、股权结构的设计、章程,

以及你所登记地址的营业产业别是否有限制,

或是你的公司业务算不算是特许行业,

如果没有亲身经历一遍是没办法体会的。

重点在我们根本不该习惯一个这幺基本的东西,

居然複杂到要请人来代办才搞得定,

这样还要公务员干嘛?有会计师就好了啊!

「为什幺设立公司很重要?」

只讲最重要也最普遍的一点:因为资金,

其他诸如开发票、买东西报帐这些都算是小事情,

创业需要申请一些补助案,

而不管还是民间或私人的补助案大多都需要先有公司,才能开始动,

或是拿到补助款;

更别说你如果需要募资,你也得要有间公司给人家当股东啊!

公司开张第一天就是钱在烧,所以钱当然要越快进来越好,

「设立公司」这件事情不该是一个瓶颈,

否则拖延了一两个月后,公司产品的风头可能就过了,

好不容易找到的 VC 也跑了。

会遇到什幺样的困难

接着就来谈谈我在过去两个月的神奇旅程:

闭锁型股份有限公司在这样的流程中没有想像中灵活

我不能说闭锁型股份有限公司是个完美的制度,

但它确实对新创事业有很大的帮助,

前提是: 政府的承办人员也要这样觉得。

当我準备好资料準备送件时,旁边有个服务人员有空帮我检查,

途中不停的问我:「闭锁型真的有比较好吗?」、「为什幺要办这个?」

当然,基于好奇我也问了他闭锁型的缺点是什幺,

结果居然被兇了:「反正不是比较新的就比较好啦!」

检查完后,到了柜台也再度被询问:「为什幺要办闭锁型?」

后来我才理解,并不是因为闭锁型有什幺麻烦,

而是我们去办了他们不熟悉的业务,造成他们的麻烦。

僵化的处理方式

如果只是被问几下、酸几句话就结束,

那我觉得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如果可以简单,谁想要複杂?

但最麻烦的其实是在公文来回的时间消耗,

下面就来一一列举:

1. 公文的格式真的很重要吗?

可能有人会说一天要看几千份公文,格式正确当然很重要。

你可能会觉得格式跑一点没差,资料对比较重要。

但格式是否「正确」属于公务人员可以裁量的部分,

大多都是只要一两行跨页或是稍微歪掉,

就算你上面的资料全部都是正确的也没有用:

创业的第零步:公司设立

老实说我们到底审查的是那些框框格子,

还是框框和格子里的字呢?

旁边虽然有一台电脑可以印,但使用电脑的队伍常常是大排长龙。

有个很直观的做法是印一些空白表格,

让民众有错直接手改来填就好了。

但这个意见此时是完全行不通的,

那个告诉我闭锁型公司很麻烦的公务员说:

「上面有规定,申请表一定要全都电脑印刷。」

好一个上面有规定,一定要用电脑印出来纸笔写的东西,

这就是我们数位化之后的政府吗?

至于那个一站式填表单的系统有多难用我也不想再多说,

最白癡的地方是你并不是在线上把表格填完,

而是把表格下载下来,然后再上传档案上去。

2. 补正来来回回的问题

假如格式终于没问题了,

你要面临的就是你资料不齐、不正确时需要做的事情。

在这个流程中,这件事叫做「补正」,

这一步才是恶梦的开始。

首先是你要看懂补正的内容,有些公文简直不像是要写给人看的。

有错不会一次全检查出来,会下次再给你惊喜。

举例来说:

你第一次送的案件有两个错误,承办人员请你回去补正;

你把错误改正、送件后,他可能又会检查出一个第一次送件就有的错误;

而有些错误其实公务人员是有裁量空间的,

有几次需要补正案的原因是因为章程中要有股份转让限制,

实际上章程一直都有,只是我们的限制跟範本章程的不一样,

处理的窗口还要我们改成跟範本一样,

啊靠,都要照範本走的话干嘛还自己定章程?

其实很多错误都是带着印章去可以改完的,

只是公务员会用前一项的藉口来跟你说:「要用电脑印出来才行」,

所以你就得回家隔天再来办一次。

3. 前后说法完全不同

同一个公务员,上一次和这一次说的话可能会完全不同。

以上这两点看似有点太抽象,

我就直接举这次遇到的例子吧!

这次遇到的事情是章程上有「错误」需要补正,

我当然是询问能不能补上修改后的章程或是盖章更改就行。

「不行喔!你们章程要改的话,要再开一次董事会来修章程才行。」

要改几个字就可以搞定的东西,

要再重新开会、会议记录、新旧章程比对⋯⋯

只是这些纸本上的东西的确麻烦,

但最要命的还是依公司法规定,

要在会议召开的十天前通知我的董事才能开董事会,

而董事最快也是在公司设立时才选出来,

这也就代表着送件的日期又要再度往后挪。

我:「一定要这幺麻烦吗?这好像不太合理」

结果就是收到一个斩钉截铁的答案,跟我说:「一定要照这样走。」

大概过了一个礼拜多,等到时间可以让我们再次送件时,

仍然是有错误,我和我的伙伴们这时候已经快崩溃了,

因为这代表着要再多等十天。

结果承办人员想了一下说:「不然你们撤件重办好了?」

这样就可以直接送新的章程来,当作之前的都没送过。

到这里我已经开始发现人员的问题实在太大了,

一下可以、一下不行,如果一开始就可以的话为什幺不要说呢?

这时候我们还是忍下来了,

因为真的只想快点把这个狗屁倒灶给结束。

不过我也想到帮忙资本额签证的会计师跟我说过:

「如果送件日离公司发起日超过一定时间要罚钱。」

去看了一下申请须知:

于是我们当场询问了承办人员这样会不会有问题,

他也是拍胸脯跟我们保证说他那边有纪录,这样做不会罚钱。

4. 不同窗口对于案件状况理解不足

再来就是不同的人,会给你不同的答案。

乍看之下蛮直观,但跑这种公文时,你不会喜欢惊喜的。

接续上面的事情,这次将更改后的章程给在场的人员检查。

:「我可以帮你送件,但是你距离董事长就任后已经超过十五天,这样一位董事要罚一万块喔!你能接受吗?」

接受你老师个教师节快乐啦!

于是我跟他说明:「上一次承办人员跟我们说你们那边有纪录⋯⋯」

接着我的发言被打断,他表示:「规定就是这样,没办法。」

另一位公务员看着我们情绪有点激动,也过来打圆场:

「我想这是服务人员和民众间常有的美丽的误会。」

「他上次可能不是那个意思,应该是说你还是能送件,但是要快一点的话就要罚锾。」

哇操勒,都给你讲就好了,美丽误会这种屁话都讲得出来。

最后,我还是不信邪的抽了号码牌去柜檯问,

请上次的承办人员出来面对,

没想到他一口就说:「没问题呀!这个不用罚钱,我们这边有纪录。」

5. 回覆期限

办完后,会有一个 QR code 让你上网去查询进度,

有写一个回覆的期限是十天。

但我们最后一次就傻傻等了十天,案件进度仍然是审核中,

于是我们就打了电话去询问。

得到的结果是:「很早就送去长官桌上等他看了,可是长官好像出去。」

⋯⋯所以我们又莫名其妙蒸发掉了十天。

如果以后有要办这种东西的话,

最好是第二天就开始打给承办人询问。

所幸提出申诉之后,

很多东西真的是只要用笔改一改,

签名盖章就可以解决了。

结论:一个鼓励卡位的制度只会养出怪物

也许我可能特别衰小,

但我相信在跑公司设立 RPG 的人中,

我一定不是被公务员刁难的特例。

甚至,我也认为「公司设立」并不是一个最麻烦的东西。

有位现在也在公家机关服务的朋友告诉我会这样的原因,

是因为怕送上去的东西被长官挑剔,

所以他们当然不会以民众方便为主,而是看长官看不看得顺眼。

这也就是为什幺他们那幺在乎格式和一些用字的原因。

另外,

许多的审查真的严格到像把想开公司的人当成罪犯一样,

而这样的防堵机制有堵住什幺吗?

很巧的是我在第二次去送件时,

就遇到一位气挫挫的老先生说他被人冒名开了一间公司,

记得很清楚他说:

「他来很多次都没有人要帮他处理,一定要等事情真的要闹大才有人理吗?」

可见这个防堵机制既不够安全,又麻烦,

同时也点出了这些基层公务人员的通病,

平时乱弄一通,一定要等到人真的要跟你翻脸或是投诉了,

才开始认真帮你做事情。

后来投诉之后才明白,

台北市的承办人员其实也不太熟悉闭锁型,连规费也是收错的。

这就是我们的公家机关,

因为会升官的不是认真做事的人,而是不会犯错的人,

而不做事,就自然不会犯错,

这也是为什幺一看到你是不熟悉的业务就一拖再拖的关键原因。

还有另一个问题是所谓的「铁饭碗」,

基本上考上公务员以后,没有淘汰制度,

也就是说劣质的公务员你也完全拿他没办法,

是个在根本里就追求卡位的制度。

我们这些公家机关服务的使用者,

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当然不能跟他摸摸鼻子算了,

这次经验以后,让我没办法轻易相信这些公务人员说的话,

我希望有一天我们政府机关的行政素质是能够让人民信任的,

而不是将公家机关与低效率、劣质联想在一起。

总之,底下的执行人员如果是这个样子,

那不管我们的制度和法规再怎幺先进都没有用;

如果我们国家真的有要鼓励创新的话,

先教会这些承办人员如何让设立公司变得简单一点再来说吧!

希望当局者看到以后能有所改善,

不要再让创业者消耗时间在这种莫名奇妙的地方了。

相关文章